叔叔


芙蓉诀

第203章敌意全无

    秦子阙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你不说清楚,我还是去那猪窝睡吧。”

    宇文泰道:“你跟我刚来时一样,我真没想到你这样的少爷竟然还坚持下来了。”

    秦子阙还想维持他那仅有的自尊:“我跟你不一样,我啥时候想走就能走,你能走吗?”

    宇文泰苦笑道:“对,不一样,快睡吧,明天还要继续。”

    宇文泰说着靠里面背对他躺下了。秦子阙也很疲惫,看着空着的半边床,又看看门外,犹豫片刻。要和宇文泰睡一张床,虽说大家都是男人罢,没什么,然而宇文泰还是自己的情敌,这么睡一个房间不奇怪么?

    “哎,我说,金燕子给我安排的那是间什么房?”秦子阙问道。

    宇文泰头也不回,面朝墙壁道:“听说好几年前,有个住客在那自杀了,没几天另一个人说半夜见到了他,后来就没人敢住了,变成放葅菜的仓库。”

    秦子阙后背直发凉,走到床边,这回他肯定是不回去了,他壮着胆子走到床边,刚准备和衣而卧,宇文泰转过身来。

    宇文泰道:“睡觉先把外衣脱了。”

    秦子阙跳下床,大叫道:“宇文泰!我就知道你有企图!!!”

    宇文泰茫然道:“什么企图?”

    秦子阙也不好明说:“就那,那什么……你是不是,你……承认吧!你是不是想把我那个了……”

    “哪个?”宇文泰莫名其妙:“我这床肯定比不上你们家的,但是很干净,你穿那一身脏兮兮的就睡啊。”

    秦子阙这才明白过来:“哦?哦……我脱。”

    秦子阙说着脱了外套,里面一身锦缎的贴身里衣,少年的脸庞泛着淡红,衬衣透着公子哥的体香,宇文泰又转了过去,背对着他,说:“比女人还香。”

    秦子阙很警觉地躺在了床上,不住地瞄宇文泰,未几,忍不住问道:“我说,宇文泰啊,你一个书生,干吗窝在这家脚店里啊,考个功名不是很好吗?”

    宇文泰道:“现在没钱能考功名吗?”

    秦子阙说:“我帮你啊,只要你认输,我爹可就是礼部尚书!”

    宇文泰:“你们这样的有钱人,是不是就喜欢拿别人做交易?”

    秦子阙到了这时候,忽然就对宇文泰敌意全无了,他这人平素猪朋狗友虽多,却从来没和宇文泰这等老百姓打过交道,这家伙年纪也没比自己大几岁,然而说话,行事却十分稳重,油滑中带着一股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可靠气质。

    似乎很有担当,又似是吃过苦后男人独有的责任感,跟宇文泰一比起,自己那些油头粉面的公子哥儿朋友们,倒没有几分男人味了

评论(1)

热度(3)